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山海经之天狐传说

(四十二)缘起缘灭

????花语显然也对楚连轩的力量感到诧异。她突然站起身来伸展着两只手——地上黑气凝聚着,天上火焰团灼灼燃烧。

????两股力量积聚到一定程度,突然一起冲向了楚连轩和千凝。

????千凝能感受到这两股力量的强大,所以认定了这防护罩绝对顶不住这次的攻击了——她眼看着两股力量撞了过来——没有被反弹……而是……被吸收掉了!

????两股力量在防护罩表层急促地流动着,突然又凝聚成了一团,朝着对面的花语飞了去。

????这样强大的一股力量直接穿过了花语的身体——她跪倒在地上,嘴里胸前都满了血。那力量却并不是就此消失的,转过头又飞了过来,再次从她的身体里穿过,无数的灵光从她的身体里散了出来。

????“连轩!”千凝惊叫道——这样的攻击再来一次——只是一次,花语一定会灵散魂灭的!

????她看向他——他的一双眸子一点感情都没有——那不是他!那绝对不是他!

????“连轩!连轩!”

????楚连轩不看她,仿佛是也听不到她的话语。

????那股力量再次向地上的人袭了去。花语的身边突然也形成了一个防护罩——淡绿色的幽光流动着,一个虚无缥缈的人影落在了她的身边。

????那是一个少年,一个一身浅绿色衣裳的翩跹少年。

????他跪倒在她身边,抱住了她,“花语……别再错下去了。”

????女子闻声慢慢地抬起头来,看清了抱着她的人,猛地扑了上去反抱住了他,“叶言……”她的眼角滚落两滴清泪。

????“叶言……”千凝看着这一幕发愣,眼角突然瞟见那股力量冲上了天际,转过身又俯冲下来——红喜神说叶言的力量本就很弱了,这一下他肯定抵挡不住的!

????“连轩!你醒醒!”她转过身奋力的摇晃着面前的人,“连轩!连轩……”

????他突然转过头看向她,“千凝……”身体突然失去了支撑般的瘫软下去——那团力量也突然间消失了。

????“叶言……叶言……”花语颤抖着抬起手,刚才的袭击已经让她很虚弱了——这个容器,已经支离破碎了。

????她的手贴在少年的脸上,突然又想起自己的丑陋——收回手挡在了自己的脸上。

????“花语。”少年却轻轻地抬手拿开了她的手。他的手指抚过她的脸颊,理整着她额前的发丝,“对不起,是我让你这么累——你变成现在的样子都是我的错……”

????怀里的女子摇着头,脸上的泪流的急促。

????“花语,别在错下去了,我不需要什么灵力生命……我只要你——只要跟你在一起!”他低下头,吻在她的唇上。

????周遭的邪气开始退散,一团灵光环绕着两个人,渐渐吞没了他们——灵光再次退散,出现的是俊美的少年怀抱着妙龄少女。他抱着她站了起来,她粉色的裙摆落进空气中,一头长发也落进了空气里——都被流过的空气轻轻拂动着。

????他温柔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,“花语。”他知道——她回来了——这才是他爱的那个人!

????女子笑着,抬起的手贴在他的脸上。

????头顶的阴霾缓慢地散去了,日光再次洒了下来。柔和的光铺在两个人的身上。

????只是……不断的有灵光从他们的身上飞出——他们的生命都走到尽头了。

????“花语……我们这一生,这一世,下一生,下一世……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。你愿意跟……我一起走吗?”叶言的声音很轻,很温柔。

????怀里的少女微笑着点了头,“我不怕轮回之苦,只是不舍的你一个人黄泉孤独。”……

????两个人,突然化作了两缕灵光,接着又都散做了千万点,飞向四周,散落在每个人的身上。

????千凝坐在地上,抱着怀里的少年,抬起一只手来——周遭落下的灵光立刻向她指尖凝聚过来。

????武罗抱着嘴角挂着血的思士,已然说不清心头的是恐惧还是震撼。她抱着他,手贴在他的脸上,泪水打在他的脸上,“思士……你……”

????怀里的人意识已经越来越模糊,感受到脸上的凉意,却还是强撑着抬起手来覆在她的脸上,“武罗……你别哭啊……”

????“思士,你不许死!你要是敢死……我就去黄泉拆了孟婆庄!”武罗哭着喊道。

????思士被她搞得哭笑不得——他死了……跟孟婆有什么关系嘛!可是又觉得心头流动着一股暖意——至少……她还是有那么一点在乎他的嘛!

????“武罗……”他摸着她的脸,轻声唤道。“我……其实……一直想告诉你……”他睁开眼看着她,眼里是少有的认真,“其实……其实我……一直都喜欢着你……”他觉得身体里的力量正在一点一点地流走,抬起的手支撑不住垂落下来。

????“思士……”武罗看着他,有震惊也有羞涩。她将手覆在他的手上,“可是……我喜欢的人从来都不是你啊……”

????“我知道。”他想抬手为她揩泪,可是已经心有余力不足,“没事啊,我喜欢你是我的事……我就是喜欢你……”他觉得眼皮很沉,沉得只想闭上。

????他还想继续看着她,可是所有挣扎都是徒劳了。

????“思士!思士!你别死啊!你死了我会让很多人不安生的!思士……”武罗使劲的晃着怀里的人,可是他已经一点反应都没有了。

????“你这样晃——活人也得给晃死了!”头顶传来苍老的男声,她抬起头却被吓了一跳——身侧站着的人一头乱发,通身的衣服破破烂烂的,脚下的鞋还少了一只。

????他的整张脸都是黑乎乎的,冲她一笑却又露出两排白牙来……

????“唉,你们这群娃娃啊就是没有让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放心的时候!”

????红喜神?

????红喜神蹲下身来,看了一眼已经没了气息的思士,从怀里掏出粒小药丸来,递到了武罗眼前,“放心,他死不了——把这个给他吃了。”

????武罗忙擦了把泪,抬手接了过来,给怀里的人喂了下去。

????红喜神又跑到折丹那边,也是送了一颗药丸,给他喂下了才又走向了涂山云延——一只手揪着他的衣领将他翻了过来——掰开他的嘴就塞了进去。

????忙活完,他目光环视四周,“行啦行啦!休息两个时辰就好了!”抬手捋了把胡子,却发现自己的胡子因为沾染了碳灰都变成了黑色的——便又是连连摇头。

????远处山间,一块突出的巨石上站着两个人影,衣襟被风吹的猎猎作响。纯狐女嫣看着面前背对着她的人——她实在不明白他到底在玩什么把戏。

????他既然要引那花神入魔,又为何要在即将完成时收了手?那魔族少君派他们保护千凝等人,他却要借那女人之手对他们下杀手——那魔族少君肯定是注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的——既然他想拿回元灵,就不该公然忤逆那人的命令!

????还有,刚才她与武罗的交战……她本是胜券在握,他却突然出手阻拦——放了那姻缘神一马。

????他……到底在计划什么?

????“嫣儿……”他看着远处林间的几个小点唤道。

????“嗯?”

????他突然转过身来看着她,“你恨那姻缘神吗?”

????她走出几步到他的身边,抬起的目光也落在那一堆人身上,轻蔑地勾起嘴角——她当然恨,一千年前的事……她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呢!

????“你想杀了她吗?”他又问道,抬起的一只手勾弄着她的发丝。

????女子却眼含笑意地摇了摇头,“我不想杀她。”她看向他,突然抬脚吻上了他的唇,蜻蜓点水又离开,“我要让她活着——让她生不如死地活着!”

????他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,两只手环抱着女子的腰,向她贴近了又突然俯身吻在了她的嘴角——一千年了,他们早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人了!

????吻着怀里的人,他又睁开眼瞟向了林间的一点——那个人类少年……他猜想的果然没错。

????青丘长乐殿里。

????“帝君。”天狐圣尊端立在涂山千翊的对面。

????涂山千翊坐在案边,竟没有察觉到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。放下手中的卷轴,他站起身来同时面向天狐圣尊往旁边让了坐。

????天狐圣尊只是微微颔首表意,却没有向旁边抬步的意思。涂山千翊不禁觉得奇怪,“不知……圣尊此番来访是为了何事。”

????“我……是想给帝君提个醒。”天狐圣尊看着他的目光竟有几分说不出的怪异。“帝君,青丘之劫……恐怕是既有外患……又有内忧。”

????“千翊不明白,还请圣尊指点一二。”他恭敬地说道。如果这外患是来自魔族,他倒还能理解……可是这内忧……

????天狐圣尊突然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,他看着他,“帝君……真的不懂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