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天荒囚牢

第一百二十三章 水火不容

????从西南区域队伍那得到了具体的情报之后,岳翼才知道此次围剿他们的是天行八子,他离开沙城之前还特意带上一些伏家留存的关于天行阁资料的书籍,也对这天行八子略有耳闻,那合击之术竟然能够困住银体镜巅峰的强者,的确有些独到之处,而这也是岳翼最为忌惮的地方,因此才根据上边记载的路线,然后挑最为简单的下手。

????目前天离和天震在负责右西向北区域范围,天巽与天坎负责由西向南范围,另外两人已深入正西方向,而最后两人则离荒木城较近。这天行八子似乎颇有名气,因此每个人都简略的介绍了一下生平和战绩,其中性格最为突出的便是天坎,简介上特别多说了一段话:此人阴阳怪气,酷爱洁癖。

????这让岳翼心中有了计划,特意让青牛吃荤,然后让它去偶遇天坎那支队伍,希望能恶心一下天坎等人,然后单独引过来,这计划有着不小的失败率。起初岳翼并不报什么希望,却没想到小青牛完成的太好了,不得不说,有时候运气真的很重要。

????但对方任何一人都拥有着银体镜的实力,他只能够先伏击偷袭,在这个生死阶段,他不认为偷袭是件不光彩的事情,只要能够击杀其中一人,那合击之术便自破。如今在岳翼七影幻枪诀的偷袭下,天坎受了重伤,那这个机会当然不能够放过,不然待他逃脱之后,自己就不可能再有机会各个击破了。现在的他,可不再是那个心平气和去谈什么交易之人。

????“找死,真以为你还能越阶挑战不成!”天坎那阴柔的脸上闪过怒意,捡起手中的长鞭,然后抽向了岳翼。

????“呼呼!”

????长鞭在空气中呈螺旋状态不停的卷向迎面而来的岳翼,空气中有着呼呼的风声,若是被击中,就算是铜体镜的肉身,也会顷刻间皮开肉绽。岳翼不停的闪避,每次刚想近身就被长鞭击退而去,无论怎样都没办法靠近。

????“哼,怎么,你就这点实力?”天坎似笑非笑的说道,同时还不忘抛了个眉眼。

????岳翼微皱着眉头,长鞭能够克制短兵器一类,但对于长枪一类,却刚好被克制。不过自己现在连拿黑枪都吃力,就算兵器相克,但实力被压制在五重铜体镜,也于事无补,可自己若是不用兵器,根本不能近身。

????“你之前背后所背之物,应该就是长棍一类的武器吧,怎么不用,是不是连兵器都不会用啊?”天坎冷冷一笑,然后讥讽道,伺机望向四周,现在的他受了伤,最重要的是这一身污秽之物让自己恶心不已,他现在要尽快离开此地,然后将事情告诉天巽与其余片区之人,待抓住这个小子之后,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。

????“如此所愿!”

????岳翼一个纵身跃到了后方,刚想拿起武器,一道戏虐之声便想起:“现在才拿武器,太晚了,死吧!”

????天坎身上荒气暴动,这片区域瞬间湿润了下来,手中的长鞭舞动,在半空中划出了几道诡异的弧度,那长鞭所划过之处,犹如空气被切开一般,一道长鞭粗细的水痕出现在了空中,与剩余两天水痕在长鞭的旋转之下跟着回旋,向前一甩,然后低喝道:“祖阶中级荒技,水蛇绞杀!”

????三条水痕便化成水蛇之状,狰狞的冲向了岳翼,这是天坎最强的一击,也是唯一的一招攻击型的荒技,其余所修炼的辅助之技,所以与人对战的时候,没有十足的把握,根本不会用这招。

????岳翼双眼微眯,体内的紫焱升腾了起来,他能够感受到这招的威力,有心想要闪避,却发现脚步略微沉重,这四周又不知不觉弥漫着蓝色雾气,想必是在自己进攻的时候,天坎偷偷放的,为了就是束缚他的速度,一切都是为了杀招而准备的。

????若是闪避,一个不慎,很可能就会被重创,在这个节骨眼上,也只能够硬接下来了。

????“苍炎盾!”

????升腾的紫焱逐渐汇聚在岳翼前方,形成了一个厚实的紫色大盾,紫盾的厚度比之以前更为凝实了,那模样坚不可破,盾上升腾的紫焱在阳光下颇为绚丽。

????“呲呲!”

????三天水蛇重重的撞击在了紫盾之上,冒出了滋滋之声,犹如冷水浇在热铁之上,瞬间升腾起浓郁的雾气,将岳翼包裹在内。

????雾内的岳翼不停的灌输着荒技进入紫盾之内,但紫盾的消融速度非常之快,根本跟不上节奏,那紫褐之盾颜色以肉眼可见般的速度淡去,渐渐变成了透明的护盾,而那水蛇也差不多被蒸发完毕。一道细微之声让岳翼的瞳孔微缩,紫盾逐渐有了裂痕,就快要坚持不住了,若是现在被击中,水蛇那残余的力量至少能把自己重创,岳翼一咬牙,猛的讲一股荒气传递到紫盾上。

????还好这些天岳翼的荒气比之前凝练了许多,运转荒气的速度也快了起来,勉强维持着现状,直至那水蛇彻底蒸发掉,紫盾也终是坚持不住爆碎而开,闷哼之声从岳翼体内响起,咽喉有些微甜,这紫盾破碎对自己有着一定的影响,受了一些暗伤。

????岳翼想不到属性相克方面会如此严重,正常来说同阶的荒技,防御荒技能够抵挡得住攻击荒技,然后这次就算抵挡住了,可自己也付不出不小的代价,体内的荒技也所剩无几,在这样下去,就不妙了,对方比较是银体镜实力,就算受了重伤,气息也比自己的悠长,根本不能继续再耗下去。望着身下的抹布,眼中紫眸精光一闪。

????天坎仔细看着前方,雾气隔绝了视线,他感应不到里面发生的情况,不过对于这招颇为自信,岳翼的火焰之盾颇为厚实,不过可惜,他的水属性荒技肯定会更胜一筹,现在八成是躺在沙地上了,等雾气散去,便知结果。

????雾气内,岳翼扯开抹布,拿起了手中的重枪,经过这些天的训练,他拿枪的姿势不再向之前那么吃力了,饶是如此,那手臂之上还是有些青筋,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,将黑枪投掷了出去,径直飞向天坎。

????“连这样都解决不了你么?”

????白雾内突然飞出了一把黑枪,让天坎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望着身后,发现并没有第二个人偷袭,才松了一口气。见状,双眼微眯,他感受到雾里岳翼的气息突然变弱,似乎是因为受伤的缘故导致的,原本想要推走的心又重新稳住了,看来只要接下这波攻击,就能够擒拿住眼前之人,冷声道:“连拿武器的力气都没有,看来今天的战斗结束了。”右手一抖,长鞭由下至上勾了起来,捆绑住黑枪,要将这杆黑枪甩向别处。

????因为之前的犹豫,现在的黑枪离天坎的范围比较近,空气有着响亮的抽打之声。那长鞭缠绕住黑枪的时候,天坎一用力,才发现这把黑枪异常的承重,很难甩出去,只能利用其惯性朝着后方甩去,咬牙用力将长鞭高高抽气,那黑枪才改变了一下轨迹,从天坎身边险而又险躲过了黑枪的攻击。

????“苍炎闪!”

????就在天坎被黑枪打乱阵脚的时候,岳翼从雾气内冲了出来,然后冲向了有些猝不及防的天坎,天坎慌乱中用长鞭抽到过去,想要逼退岳翼,奈何岳翼没有闪避,硬是挨了长鞭的这一下,胸腔有着一条醒目的血痕,皮开肉绽。

????岳翼面不改色的来到了天坎前面,左手抓住皮鞭一扯,右手怒轰一拳,对着天坎的左肩打去。若是天坎闪避,必定要放弃手中的长鞭,这样自己就能够近身作战了,若是不躲,那天坎的肩膀肯定被打的粉碎。

????“你干什么!”天坎怒喝道,阴柔的脸上此刻有些慌乱,他没想到眼前之人战斗如此拼命三郎,宁愿挨着他一鞭,也不放过现在的机会,望着那向左肩袭来的拳头,天坎一咬牙,放弃了手中的雾气,极速后退,躲开了岳翼的进攻,只是那手中的长鞭也落到了岳翼的手里。

????此事的天坎目光开始望向四周,伺机要逃跑,现在他视线逐渐开始模糊,血液从战斗道现在一直不停的流,起初以为能够快速解决战斗,没想到会拖延那么久,岳翼不能拖下去,他也不能拖下去。

????慌忙闪退的天坎,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,身体一个踉跄,瞬间失去了平衡,余光望去,那小青年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天坎的身后,估计趴下,让天坎失去平衡,也就在这个时候,天坎还没做出什么反应,一道长鞭突然袭来,缠绕住了自己的脖子。岳翼手中长鞭一抬,天坎就被一股巨力提了起来,脖子被紧紧勒住,一股窒息之感让他心中彻底的慌乱了起来,右手死死抓住脖子上缠绕的长鞭,拼命的挣扎着。

????“水火不容!”岳翼淡淡的说道。

????“你敢杀我……天行阁不会放过你的!”因缺氧而面色涨红的天坎,被拉到了岳翼勉强,嘴巴动了动,眼中充满着惊恐之色。

????“咔!”空气中有着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,天坎便瘫软在了沙地之上,脸上有着不甘与惊恐之色。

????岳翼背起重枪,收了天坎的储物袋,只是淡淡的留下了一句话,便转身离去。